好不容易出差回来,我也已经累得全身发软, 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家中却仍然是漆黑一片, 美子或许还没有回来吧?「咕……咕……」打开冰箱取出一罐啤酒 一口气灌进肚子里再随手丢进一旁的垃圾桶, 现在连骂老板的力气都没了只想好好上床睡一觉。 虽然是这么想,但疲劳的身体却不怎么听话, 躺在床上翻来覆去也睡不着只得打开电脑, 看着多日未看的邮件。 看了看日期,我才发现今天是周六,比起预定行程早了一天回到家中, 代表我隔天可以暂时休息一下不用在外头努力奔波。 「既然早了一天,不如……」我忽然童心大起, 将自己的行李收进橱柜中而我也整个人躲了进去, 假如没有意外美子应该晚点就会回到家中,我在从柜子里跑出来, 给她个惊喜。 我们已经结婚两年了,最近这半年几乎都在外地出差, 没办法好好陪她刚好趁着明天周日,跟美子出门散散心好了。 我拉起橱柜,仅留下一条缝隙观看外头的情形, 只要美子打开电灯我就能马上知道,立刻出来吓她一跳。 「嘿咻!」换了个舒服点的姿势,我将背部靠在衣柜的一角, 身体则是侧躺在柜内还好这里够大,可以将我完全容纳进去, 而不会感到拥挤。 不知道为什么,我忽然感到眼皮很重,是因为身体真的撑不住了?还是刚才喝了那罐啤酒?随着时间流逝, 我竟然在橱柜内睡着了。 ************「唔……唔嗯……」我缓缓睁开眼睛, 只感觉到周边一片漆黑些许光缐从衣柜的缝隙中射入柜内, 而我仍然迷迷煳煳好像听到了美子的声音,却又不太真确。 「啊哈……啊哈……」精神逐渐变得清醒, 耳内的声音也越来越清楚除了美子的声音外, 还传来「啧啧」的声音像是嘴里含着什么东西似的。 我稍微将头转了个角度,将眼睛朝着外头观看, 忽然间心脏就像是被勒紧了一样冷汗也不断从我额头冒出, 眼前所看到的一切让我根本无法相信。 美子全身赤裸的趴在男人身上,用着跟男人相反的姿势, 用她的小嘴含弄着男人的肉棒像是舔着美味的冰棒般, 发出「啧啧」的吸吮声响。 这男人是谁?现在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美子会全身赤裸?无数的疑问充满了我内心。 虽然手伸向柜门,却因犹豫而没有将门打开, 只是愣在那边静静观看两条肉虫交缠在一块。 「唔嗯……啊哈……啊哈……」淫魅的声音冲击着我耳内, 平常要求美子帮我口交时她总是不太愿意, 但是现在竟然舔弄着其他男人的阳具。 年轻美丽的妻子,正在我眼前不到三公尺的地方, 用她小巧的嘴唇吞吐着那男人的肉棒这距离甚至可以清楚看到肉棒上的血管, 以及沾满口水所造成的光泽。 「啊!别……别舔了啦!」看到美子的态度, 她跟那男人似乎正互相舔弄彼此性器似乎是因为男人舌头刺激到敏感位置, 美子将龟头吐出嘴里像男人发出抗议,但是这声音娇羞到不像是抗议, 根本只是更加刺激男人性慾而已。 男人并没有因此停下,只是更加努力地舔弄美子下体, 虽然我这个方向根本看不到他是谁或是他做了哪些动作, 但是光就我爱妻反应看来他确确实实正在替美子口交。 这个男人到底是谁?是我认识的人吗?还是我出差时, 美子在外面结识的家伙?为什么美子会跟他在床上乱搞?这一切的答案马上就得到了回答 美子露出娇淫的表情这表情是我从来没在床上看过的, 她小嘴微张 含羞带怯的骂了男人一声: 「你这个坏蛋……阳一先生就喜欢玩弄人家……」如果刚才的行为让我像是被雷打到, 那现在我可是被雷打到第二次了跟我妻子偷情的男人, 竟然是我从小的好朋友!这真是岂有此理 我在外面辛苦出差他却利用这段空档趁虚而入, 在我跟妻子的床上做着淫乱不堪的事情。 虽然我是这么愤怒与心痛,但是我却没办法做出应有的反应, 没办法将橱柜打开冲出去怒斥这对奸夫淫妇, 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两人舔弄对方性器不断发出不堪的喘息声。 「阳一先生的那个……胀得好大了……」从我这边无法看清阳一怎样舔弄美子, 但是却可以清楚看见我妻子是如何舔着他的肉棒, 温柔地替他口交。 美子趴在阳一身上,享受着对方舌尖,与自己下半身的香唇接吻着, 而上面的香唇也非常忙碌将整根肉棒含入嘴里, 再缓缓拉出到龟头处套弄着阳一的肉棒。 美子洁白的玉手伸向阳一两腿间,缓缓抚弄着垂在底下的肉囊, 轻重有序地搓弄两颗睾丸温柔地爱抚着男人的性器。 从来没有被妻子如此服务过的我,此时的神情想必是又羡慕又嫉妒, 股间也传来阵阵胀痛我竟然看着妻子与其他男人性交而勃起了。 为了纾解这种胀痛,我缓缓解开拉链,将那硬到发痛的肉棒掏出, 用右手缓缓套弄着。 「阳……阳一先生,美子……美子的下面好舒服!」我本来担心传出的声音会被他们发现, 但是外头的声音更加响亮我的美子正因阳一的舔弄, 兴奋得全身颤抖连舔弄都因此停下。 美子丰满的双乳压在阳一小腹上,因此挤压变形, 从我这个角度看得清清楚楚不但如此,美子洁白的肌肤, 更是在日光灯下毫无遮掩地展现着。 「那么你到底想要怎样呢?」传出的声音让我更确定, 这家伙就是阳一熟悉的朋友声音,现在听起来却是如此刺耳。 「请阳一先生,温柔地舔……舔弄美子的……的……那里……」美子对于这一类的形容词有所犹豫, 就算是跟男人偷情也不好意思直接说出来,只是忍耐着快感, 不断甩动着长长秀发哀求着阳一。 从美子的态度看来,阳一似乎是停止了替她口交, 转过身来挑逗着敏感的美子要她乖乖听话。 「那里是哪里?」这家伙不肯放过我妻子, 声音像是恶作剧般故意让美子焦急不已, 而我也知道美子特别敏感根本不可能忍住。 「不要!人家不会说!快……快点继续……」我的美子坚持不肯说出阴部等辞汇, 只是用着哭泣般的哀求声音要求阳一继续舔她。 「真拿你没办法,美子就是这么可爱呢!」阳一这家伙竟然若无其事的直唿我爱妻名字, 平常总是大嫂前大嫂后现在简直是……「啊……啊……」我怒火还没平息, 美子高昂的吟叫声就将我拉回现实她高擡上身, 任由阳一温柔爱抚眼神一片迷茫,嘴角的口水不断流下。 看到这状况让我感到更加难过,难过的不是妻子跟好友偷情, 而是自己竟然不能狠下心拉开衣柜只能在里面套弄着自己肉棒, 兴奋得难以自拔。 「不行了!要去、要去、美子要……」美子喊到一半忽然停下, 全身不停颤抖美丽的小嘴也张得极大,口水顺着脖子流到她那对巨乳上。 这样的情景不算太陌生,但是平常房事时, 怎么说也是好几次才有的高潮没想到现在竟然只是口交, 阳一便让我妻子来了一次高潮想必这时美子的下身正流出不少春水, 滋润着男人的喉咙。 「美子……高潮了呢!」我妻子趴在男人身上, 享受那股馀韵数分钟后才能开口说话,语气中似乎可惜。 「喏……阳一先生,接下来要跟美子一起高潮喔!」甜蜜的语气让我心痛难耐, 却又是兴奋莫名只见爱妻平躺在床上,双腿朝着男人张得开开的, 阴毛上尽是刚才喷出的黏腻淫水。 「这当然了,我怎么舍得让美子一个人高潮呢!」阳一将美子双水擡高, 朝着前方一压让她的玉腿挤压着肥乳,将刚才高潮的私处显露无遗。 「咕滋!」耳中传来清楚的声响,看到阳一将肉棍塞入我妻子体内, 只见他缓缓向前挺进数秒后才停止,仅剩下一团阴囊露在外头, 其馀部位全进了我爱妻体内被她温柔的包裹着。 随着性交进行,我套弄速度越来越快,龟头前端露出的前列腺液, 已经多到让我可以沾满肉棒更加顺畅的套弄着。 「现在感觉怎么样呢?」阳一并没有立刻抽送肉棒, 只是吻了一下美子的额头确认着她的感受, 只不过与先前同样的语气表示这并不是什么温柔体贴, 想必我妻子也相当明白这点。 「阳一……阳一的大鸡鸡,让美子的阴……阴……好舒服。 」后面那段美子并没有说清楚,至少我在衣柜内并没有听到。 「阴什么啊?」阳一从旁边捏了一下肥奶, 却仍然不抽动肉棒刻意让我妻子感到焦急, 只能照他的话去做。 「美子的……美子的小妹妹好舒服!」放弃直接的形容词, 直接改用较为婉转的说法但是就算是如此, 也让美子羞得满脸通红更因为说出淫语的快感而全身发抖。 似乎是满意了我妻子的态度,阳一开始缓缓抽送肉棒, 性器交合的声音也不断传入我耳中隐约可以看见胯下的凶器, 抽出美子黏腻白浊的淫水再一口气插入最深处, 放肆交欢的两人不断传出肉体拍打的淫乱声响。 我在衣橱中不断套弄肉棒,甚至连左手也用上, 开始揉着自己睾丸死盯着两人不放,此时的刺激让我深陷其中, 什么愤怒全抛到九霄云外恨不得阳一更粗暴地对待美子。 脑海中想像着美子与阳一交欢的感受,藉此补充眼前的不足, 阳一的龟头想必已经顶到我妻子的最深处 更被美子的阴道包裹着。 黏稠的前列腺液混合淫水,那股味道越来越刺激, 阳一挂在底下的阴囊也随着抽送不断拍打着美子翘臀。 「要……快要泄了!」从她上次高潮到现在, 时间并没有过多久但是美子的高潮却紧接而来, 我根本没看过这种情况想必是阳一与她性交的契合度相当高, 才能有这样的成果。 美子虽然咬紧牙关忍住,但是阳一并没有减缓抽送, 而是更加用力的顶送阴茎狠狠地戳入她的阴道内, 不断摩擦着阴道皱褶。 「要泄……美子……美子又要泄了!」在阳一依然硬挺的时候, 美子便再次泄出大量淫水与先前的白浊黏液混合在一起, 更加方便阳一抽送阴茎。 「没关系,想泄几次就尽量泄吧!」似乎是对于自己体力相当有自信, 阳一搂着美子后颈维持着同样速度不断将阴茎拉出插入, 每次插入美子体内还会喷出相当程度的淫水, 显然我妻子相当快活阴道内还不断分泌着蜜汁。 见到这种状况,我再也忍不住,胯下的肉茎剧烈颤抖着, 精液也从马眼喷出体外沾满了橱柜内的衣服, 腥臭的味道立刻扑鼻而来。 「美子的阴道真的很舒服,简直就像要把我抓住, 不放我出来一样又暖又黏,真想射在里面。 」当我享受着短暂馀韵时,阳一正用着淫秽不堪的言语刺激我爱妻, 不但与我妻子通奸更想在我俩的床上,将他的精液射进美子体内。 如果是半小时前,我一定会暴跳如雷,但是现在我仍然兴奋着, 内心也小小期待着阳一在美子阴道内射精 虽然这样可能让她怀孕但是刺激的心情却掩盖住理性, 搓弄着软化的阴茎看着眼前的爱妻,压低声音喘气着。 「那就射进来!把阳一的浓浓精液射进美子的小妹妹里面, 把里面灌得满满的!」虽然姿势不方便爱妻还是努力迎合着肉棒, 并渴求精液灌溉她柔软的阴道。 「我差不多要射了,美子……我们一起高潮好吗?」阳一与我妻子热吻着, 两人舌头不断交缠而阳一则是搓揉着美子凸出的阴蒂, 用手指沾黏着淫液前后摩擦让刚刚高潮不久的美子能够一起达到顶点。 「好舒服!真的好舒服喔!阳一的大鸡鸡插得美子好舒服!能被阳一的肉棒插, 美子好幸福喔!」「我也是……能够插进美子体内 我也觉得很舒服呢!啊……快要射了!要接好喔!」阳一忽然加快抽送 下体的咕滋声响越来越激烈而美子双颊泛红, 似乎要迎接第三次绝顶用娇美的眼神看着阳一。 「好幸福……可以承接阳一的精液,美子好高兴……」「噗滋」一声, 让我明白阳一射精了而且是射在美子最深处, 丝毫没有半点流出外面而美子臀部高擡, 更让精液不会外流。 「射了……全部都射了……」阳一嘴巴张大, 像是离水的金鱼般喘着而下半身则是不断抖动, 将馀下精液全射进我的爱妻体内而美子更是激烈地说着淫话, 赞美着阳一这个奸夫。 「阳一的大鸡鸡的精液……让美子怀孕, 生下阳一的宝宝……」像是呢喃般的梦呓 连续高潮的美子几乎失神而阳一则是压在她身上, 两人交合的部份并未分离从内流出些许精液, 沾黏在我跟美子的床上……外头的两人已经高潮 而衣橱里面的我则是回味着外头的情景,再次开始套弄肉棒……。